<form id="tfhfv"><span id="tfhfv"><th id="tfhfv"></th></span></form>
      <address id="tfhfv"></address>

      <em id="tfhfv"></em>
      <noframes id="tfhfv">
      <form id="tfhfv"><nobr id="tfhfv"></nobr></form><em id="tfhfv"></em>

        <noframes id="tfhfv"><form id="tfhfv"></form><span id="tfhfv"></span>

        歡迎您訪問長沙鵬翔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業界動態

        您當前的位置: HOME中文新聞資訊業界動態

        PCIE高速聲發射儀/千兆網絡聲發射儀

        業界動態

        院士專家談茂縣山體垮塌成因,可采用聲發射或微震技術監測

        發布日期:2017-07-04 09:42    瀏覽次數:

            6月24日5時45分,四川阿壩州茂縣疊溪鎮突發山體垮塌災害,經專家現場踏勘初步分析,這是一次降雨誘發的高位遠程崩滑碎屑流災害,垮塌山體為當地新磨村新村組富貴山山體,塌方量約為800萬立方米。截至25日14時,災害已造成62戶被埋、93人失聯。

         

        地處龍門山斷裂帶的疊溪鎮,位于岷江流向成都平原大拐彎的高山峽谷處,當地山體多發垮塌和滑坡現象。該地區曾于1933年發生7.5級疊溪地震,并誘發大型滑坡——堰塞湖災害鏈,堰塞湖一直保留至今。2008年,汶川地震也曾在該地區誘發多處崩塌、滑坡等次生山地災害。此次滑坡有何特點?成因是什么,與此前地震災害有何關聯?未來這類地質災害能否預警?25日,科技日報記者帶著這些問題專訪了地質環境與地質災害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盧耀如以及中科院山地所的專家等。
        長期、多因素交叉形成災害

         

        山體滑坡是指山體斜坡上某一部分巖土,沿著一定的軟弱結構面(帶)產生剪切位移而整體地向斜坡下方移動的作用和現象,俗稱“走山”,是常見地質災害之一。

         

        “川西地區地震是很頻繁的,滇西地區地質構造活躍,平均每10年就發生一次六七級的地震。川西地區每20年就有一次六七級的地震。”盧耀如認為,川西和滇西兩個地區有互補的情況。滇西地區地震活躍的時候,川西地區地震就弱一些;川西強的時候滇西就弱一些。這次茂縣的滑坡,實際上是1933年疊溪大地震和2008年汶川大地震復合造成的隱伏災害的效應,是青藏高原板塊擠壓運動的結果。

         

        四川省地質災害應急專家裴向軍稱,目前已證實,滑坡所處的疊溪鎮松坪溝就是1933年疊溪地震一個斷層通過的地方,“這場地震對當地斜坡的損傷,比汶川地震更嚴重”。

         

        事故發生后,率先趕赴災區現場勘查的中科院山地災害與地表過程重點實驗室副主任、中科院成都山地所研究員何思明說,“滑坡災害不是單一因素導致,而是長期、多因素交叉形成的自然過程,包括地震等地殼運動的內動力,及降雨、冰雪融解等外動力”。

         

        “表面看完整的石塊,它的下面可能有分層或裂隙。”關于地質災害長期積累的過程,災害發生期間正在茂縣開展科學考察的中科院成都山地所副研究員陳華勇說,巖層遇到地震等外界因素后變得松動,再經雨水滲透,降低巖層間摩擦阻力,就會打破原有靜止狀態。“或者是多次降雨等積累因素,反復沖擊巖層原有機構,達到某個臨界點后,就會啟動滑坡、泥石流等災害。”

         

        降雨,誘發滑坡的“最后一根稻草”

         

        “連續的小雨就像在破碎的巖石上澆油一樣,使得已經處于臨界狀態的巖石破碎,發生滑坡。”盧耀如告訴記者,這些現象在其他地區也出現過,像2001年四川武隆地區滑坡,就是邊坡沒有處理,連續小雨后就滑塌了下來。

         

        “從此次事故情況看, 降雨誘發 正是產生滑坡的 最后一根稻草 。”何思明也說。

         

        此次災害的滑坡體約800萬立方米,在100秒時間內,平面滑動距離約2500米至3000米。何思明對此解讀說,滑坡類型有巖質滑坡、土質滑坡兩類,及高速和低速兩種情況。

         

        “從現場考察情況看,當地屬高山峽谷地帶,滑坡山體屬順層變質砂巖滑坡,海拔高度約3400米、高度差超過1000米,坡度在50度至60度之間,屬于高速順層滑坡,沖擊力非常大。”他說,高山峽谷區滑坡通常具有高位、高速、遠程等特點,滑坡體在運動過程中會形成碎屑流,具有非常強的破壞能力。

         

        高位滑坡往往沖擊速度快、面積大。也正因為高位、高速,滑坡體下落后會形成碎屑,其對地面沖擊也并非整體,而是形成了很多巖石塊組成的碎屑流,也就是“崩滑碎屑流”,其對受災區域造成的災害范圍也更大。




                                                                          邊坡滑移
         

        預警需長期研究,目前并非無計可施

         

        地震造成的地表結構疏松,往往是造成滑坡的主要潛在因素。資料顯示,2008年汶川地震后,四川省國土資源部門截至同年6月5日的災害調查中,就在重災區的51個縣市區排查出地質災害點6387處,主要為滑坡、崩塌和不穩定斜坡;2013年蘆山地震后,截至當年5月的排查中,又新增地質災害1447處,其中滑坡419處、崩塌573處。而此次發生地點,與上述兩次地震都屬于長約500公里、寬約30—40公里的龍門山斷裂帶。

         

        盧耀如說,很多人一般認為,地震發生后,沒有坍塌的地方就沒有問題了。但地震造成的影響、不穩定的效應其實是長期存在的,必須要認真對待。何思明同樣說,汶川、蘆山地震發生后,關于龍門山斷裂帶潛在滑坡點的識別,是一項長期的過程。“土質滑坡的可以通過地表變形初步進行判斷。但巖質滑坡突發性強、隱蔽性強,往往難于預警。”他說,對潛在巖質滑坡點的識別,目前無法通過簡單的遙感技術、衛星圖片等完成,而是需要長期的研究,“這主要包括兩方面,一方面是地質勘測技術的更新,另一方面是災害理論研究深入。”

         

        不過以現有科學技術,對巖質滑坡預警也并非完全無計可施。何思明介紹,目前可采用聲發射或微震技術用于巖質滑坡災害點監測,這是針對巖石在變形破裂過程中產生的聲學信號進行監測的技術,“但需要專業人員技術裝備、較高的成本,往往對大面積、大范圍的地質災害高發區難以全面覆蓋。”

         

        對于災后重建問題,盧耀如強調,岷江地區兩岸還是比較危險,要注意周邊的穩定性,相關工程要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地保障居民的安全。

         

        (原標題:警報,能否在災害到來前拉響——院士專家談茂縣山體垮塌成因) 

        原文鏈接:http://news.163.com/17/0626/08/CNRG6F59000187VE.html

        91精品午夜福利

          <form id="tfhfv"><span id="tfhfv"><th id="tfhfv"></th></span></form>
            <address id="tfhfv"></address>

            <em id="tfhfv"></em>
            <noframes id="tfhfv">
            <form id="tfhfv"><nobr id="tfhfv"></nobr></form><em id="tfhfv"></em>

              <noframes id="tfhfv"><form id="tfhfv"></form><span id="tfhfv"></span>